N🍎

汪汪汪

太中_小习惯

世界是有规律性的,像夜晚在横滨总会看见的月亮,像秋天入水时被捞起总会感冒,像每天不定时挨国木田的骂,像沉迷上安眠药的味道,像每个月总有几天的失眠。

我正迎来这一个月固定的失眠,在久违见到中原中也之后。

我用手臂遮着双眼横躺在床上,夜晚很安静,我还能听见自己心脏平稳的跳动声。

中也还是如记忆中没变,四年来我可以说是没想过他,甚至也不曾绕去他家,但见到人的瞬间,我想我还是输了。

我可以欺骗自己的想法,但身体上有些想念却是无法遏制的,像是深入骨髓, 印入血脉似。

见到他的时候,我是想走向前将人抱进怀里的。

 

我从床上坐起,脱下睡衣换上了衬衫,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我蹲下将鞋带绑好,锁门离开。

我轻车熟路的走来他的公寓,不得不说身体记忆是很牢靠的,我蹲下身在地毯跟小盆栽处之中翻出个钥匙,我在心里轻笑他的习惯,轻手轻脚转开大门。

屋子里没有开灯,但看到桌上的高脚杯还残留些酒香,我拿起酒杯闻到的是葡萄香味。

中也习惯在睡前小喝一杯,不论有没有吃饭。

我放慢脚步走到卧室门口,尽量小声地转开门把。

他整个人缩成一团,中原中也穿着睡衣抱着毯子,已经睡着了。

我实在是很想笑,笑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睡觉习惯抓着一个东西,笑他睡觉的姿势,笑他还是没有变的习惯。

我走近他,捞起发尾玩弄,中也果不其然的被我弄醒了。

我正想开口嘲讽他的危机意识,中也只是皱着眉头说:….太宰。

还是肯定句。

反倒是我愣住了,中也这时才睁开眼睛,抱着毯子坐了起来:又睡不着了?

我点点头,我心里是有些慌乱的,中也应该才是那个刚醒来还带点睡意的人,我却觉得我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中也往床另一边挪空出一些空间,我见机赶紧掀开水蓝色的被子(这实在是很小孩子的样式,上面还有小动物图案)躺了进去。

中也侧头躺下,我也转身面向他,我用手卷成一个圈压低声线说话:你怎么知道是我?

也只有你怎么没礼貌吧。

再说了。我看见中也额前的刘海散落下来,我伸手拨开,看见的是一片海,是他的眼睛,他睁了睁眼说:失眠你干嘛不早点来找我?

我觉得有些好笑,将手放在他脸颊:你不把我赶出去啊?

中也啧了一声,他把怀里的毯子拿起来糊我一脸。

我听到中也的声音低低传了过来。

就算是那样,我哪一次拒绝过你的?



後續?有人想看?(頂鍋蓋逃走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