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太中_come and find me.

我后悔来这场聚会了。

中原中也,我过去的搭档,现在正坐在我腿上,发着酒疯。

我一边要注意他左手拿着的酒杯是否会被泼在我衬衫上,一边注意他右手挥着拳头是不是会一不注意就往我明天比今天帅气的脸上一拳,一边想着要不要把他丢在地上,旁边还坐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后辈。

中也这顶帽子也才喝了两杯,两小杯,就突然站起来,豪迈地将他的外套脱了,我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开始扯着马甲扣子,啧了一声将他扯了过来。

中原中也跌在我怀中,接着意识不清的拉(准确来说是扯)下我胸前的宝石,一双让我沉迷已久的蓝眼睛盯着我说:...太宰?

闻言我忍不住挑起眉毛,本来已经做好被打一拳的身体稍微松懈下来:是啊。

中也听到回答后突然笑了一下,嘴角微扬眼角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被迷惑到了,我看见他蓝眼睛中倒映的自己像是见到心上人慌乱到手脚不知摆哪的初中小鬼头。

...这可不是好现象。

酒保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另一个男人怀中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又将一杯调好的酒水放在桌前。

我怀中的帽子又气势高昂地大喊:再来一杯!中原中也大有滑下去的趋势,我不得不握住他的腰身才好让他不至于跌在地上。

手感挺好的,我也大大方方地将手放在中也的腰上,一边感叹这人骨架是如此的小巧,一边接受旁边敦君惊讶混杂了然的表情。

我大概可以预想明天侦探社众人的反应了。

中也举手说还要一杯,我收紧握着腰身的手在他耳边说好了别再喝了,中原中也像是瞪了我一眼(不知道是因为我在他耳旁说话还是我不准他再喝酒),他拍掉我放在腰身的手,坐在我怀中手插腰气势十足的抬头:你管我?

哇喔厉害了我的中也,你发起酒疯有这么可爱啊?

估计他也不记得今晚的事,我伸手点了他微红的脸颊:我就是管你,咬我啊?

天地良心证明,我只是想说话调戏他,没想到中也真的咬上来了,他抓着我领口将我扯下身,像猫儿一样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

我听见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开似的,流出名为情感的鲜血,沿着血路蔓延至全身。

中也咬完后笑嘻嘻的放开我,他挣脱出我怀中(我还扶了摇摇晃晃的他一把,这酒鬼),他拿起放在吧台上的外套,我啧了一声拿起那件被他嫌弃已久的风衣不由分说的套在他身上,牵起中也的手腕。

“太宰先生你们….要去哪?”敦君旁边的是已经醉倒在桌面上的芥川君,小年轻像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用着寻求的眼光看着我这个前辈。

“带他回家,敦君你也好好带芥川回家啊〜”

我欢快的带上酒吧的大门,将敦君的求救声(听起来像是被罗生门给咬了一口)给关上。




所以说,有人想看后续吗?后续大致就是宰带中回家的路上(一个社会主义普照的微笑


评论(1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