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赤降_大雨滂沱

门口有人。

这当然不是降旗光树有特异功能,是门铃响起他才知道。

青年放下怀中的小猫,小东西呜咽了一声,甩甩尾巴踏着小步蜷缩在毛毯。

降旗光裸的脚跟没有穿任何保暖的东西,在这样下着大雨包含冷风的温度实在是有点冷。

青年打开门时,看见的是即使撑着伞也免不了被淋的一身湿的红发男人。

「雨好大。」男人见到降旗时嘴边带过笑意,青年全身上下都是暖融的色调,连同他的人所散发的氛围都是温暖的。

「啊,是啊。」降旗瞥向自己挂在窗外的白色透明雨伞,地上已经有一片小水渍,那是他今天早上发现冰箱已经没有牛奶,而小猫又不断蹭在他的脚边,他才撑着伞出门买的。

雨什么时候这么大的呢。

他盯着赤司还在滴水的衬衫,男人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下拿在手上,青年突然想起屋里还有在煮的热水。

「总之,先进来吧。」


>>>>

趁着赤司洗澡时,降旗已经用热水冲好了一壶茶,这样赤司出来时也可以顺便暖暖身子。

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降旗身旁,青年抚摸小猫柔软的后颈,小猫也挺温顺趴在降旗的怀里。

所以等赤司擦着头发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

一猫一狗…不,一猫一人。

接着赤司有点不满的从后面圈住降旗,小东西意识到自家主人正被外人抱着,也颇为不高兴的喵了一声。

「赤司。」降旗扬起头,靠在男人胸膛上,赤司此时就像他家那只爱撒娇的小猫,蹭着他的肩头。

「别告诉我你在吃一只小猫的醋。」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亲了一口青年略为苍白的肌肤,位置落在敏感的肩膀,降旗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接着嘴唇缓慢移上,赤司在他耳边低喃:「是又如何。」

降旗感受男人细细亲吻他的发丝,然后青年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站起:「我想起来了!」

赤司有点不满刚刚的气氛被打乱,但看在恋人因为冷而红润的脸颊…,有点可爱。

「怎么了?」


>>>>

他们的关系已经走了四年。

四年来说,不长不短,过程有开心,有误会,有吵架,有互相坦白,有不成熟的地方。

但降旗很享受这一切。

享受赤司牵他的手,享受他带他去的任何地方,享受被赤司照顾,享受和赤司相处时的自己。

两个人在一起,互相成长互相守候,这些是没有赤司就没办法组成的部分。

降旗兴致勃勃给赤司看他在网路看到的东西。

「你想去海滩?」

「是啊,可以看到海,还可以看到海鸥!」

赤司无语的摸摸小狗的头,海边的话…一定可以看到这些的啊?

但是降旗一直很想去海边,当然是跟他一起,赤司自恋的想了想,开口:「等天气好点我们就去。」

「嗯!」降旗开心的点点头,转身进厨房:「那我煮点热的给你吃。」

赤司应了一声回到客厅,刚刚被冷落的小猫看到他回来时喵了一声。

宣示主权。

赤司无奈的垂眼看着小猫,勾勾手指示意小猫过来。

小猫迟疑的踏着小步过来,赤司摸了摸小猫的头。

小动物就这么享受赤司手指的抚摸而露出满足的表情,赤司心想降旗平时一定很宠它。

所以当降旗端着刚煮好热腾腾的汤出来时,也是看到赤司和小猫和乐相处的画面。

「你们挺好的啊。」降旗边摆碗筷边说话,小猫这时早已跑来蹭着降旗的裤角,青年微笑把小猫举起,亲昵的蹭了小动物的鼻子。

赤司此时也站起,他站在降旗身旁,在他脸颊留下一个干燥的亲吻。

「我开动了。」


>>>>

天气放晴时,他们就去了海边,赤司事先预定了民宿,特别选了靠海的房间。

空气布满湿度,深吸一口气都是盐的香气,赤司牵着降旗的手到外面的凉椅坐下。

青年满脸兴奋地看着一望无际的地平线,赤司早已安排侍者在小圆桌中间放着大片红色波斯菊以及一瓶白葡萄酒。

降旗讨厌苦味,于是赤司总是准备这种尝起来带点甜味的水果酒。

他趁着青年享受海风时将酒杯装满,递给降旗:「这么喜欢?」

「嗯。」降旗回他一个微笑:「很喜欢。」

降旗在他面前总是会这样,笑的很不自觉,很灿烂。

这让男人想倾尽一切,只为这笑容。

一阵微风袭来,吹起降旗的发稍,连同桌上的布角,花朵也被吹走几只,被飞来的海鸥给叼走。

赤司突然觉得这样的光景很美。

降旗其实长得很普通,没什么特点,甚至有点胆小怕生,偶尔健忘。

但他总是全心全意的听他说话,牵他的手也透着专注,察觉他不喜欢吃什么,准备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想逗他开心。

也许赤司起初还不懂,觉得没什么,但他从来没发现他是如此享受跟降旗在一起的自己。

他在降旗面前可以显露真实的自己,因为对方不论自己是什么样子都接受,甚至信任这样的自己。

亲吻自己喜欢的人需要具备什么?

一个冲动吧,还有对方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的样子。

赤司几乎是反射动作的倾身去亲吻降旗,青年涨红了整张脸:「…这么突然,也说一声吧。」

海的味道席卷了整个鼻腔,而赤司的嘴角残留的是降旗嘴里的香甜的白葡萄酒味。


>>>>

这个梅雨季仿佛特别长。

降旗站在窗前看着被大雨淹没的城市,暗暗庆幸他们两天的海边旅行一直是晴天。

「别说这个了,衣服都没干呢。」

「…那你别总来我家洗澡啊真是。」降旗转身才看见男人滴着水的发稍,伸手拿对方披在肩上的毛巾:「头发都还没干啦!小心感冒。」

赤司半眯着眼看降旗帮他擦头发,顺口亲了青年纤瘦的手腕。

此时他挺享受降旗的照顾,赤司后来想想,他算是栽在降旗手上了吧?本以为是他保护降旗,原来是他一直被降旗守候。

赤司看着降旗的眼睛说话:「我会全心全意的,喜欢你。」

被突如其来的坦白给吓到,赤司总是很直接表达他的心意,降旗下意识低头不去注视赤司的眼睛。

他低下头,轻轻握住赤司的手,嗫嚅道:「我也是。」

指尖被慢慢紧握。


窗外放晴的日子,也不远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