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赤降_513.6˚c (下)


接下来几天我都没和光说话。
除了因为上课而错开之外,我必须承认我也有点故意避开他。
怎麼说,不知道怎麼看他吧。
今天在书房时,手机在桌上频频震动。
是光,我拿起手机看了看。
「哥,今天我要和他见面。如果可以的话你也来吧。」
我看了下时钟,现在是下午一点,光约定的时间在五点,地点在一家咖啡厅。
我回了句「好」后,整个人摊坐在椅子上。

>>>>
我如约提前到了咖啡厅,光已经在门口等,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啊!哥…你来啦。"
"嗯。"我发现没有那个红发男孩子,问:"你不用去接他啊。"
"不用。"光笑了笑:"我们平时很常来这。"
哦,约会的秘密基地啊,我挑了挑眉。

我们两个先进去咖啡厅,坐下后光为自己点了柳橙汁,也顺道帮我点了。
"温绿茶。"光的眉眼很温顺:"哥你一直很喜欢喝这个对吧。"
"啊,嗯。"
其实我已经很久不喝这个了,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开始喝咖啡。
我注意到他嘴角还留有那次的痕迹,我下意识摸了摸手,心想著真是下手太重了。
不过我的脸颊也留点疤了,竟然让你帅气哥哥的脸颊留下伤痕……嘛,扯平。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后,那个赤司终於来了。
光看到他时开心地朝他的方向挥了挥手,男孩子注意到后微笑走来,他先是向我点头问好,随即用手指抚上了光的脸颊。
喂喂喂这里可是外面啊你们要干啥儿少不宜的事…止不住心里的吐嘈后我看到了红发男孩子眼里的心疼。
他轻声问了怎麼回事,光很温柔地回答没事后就拉著赤司坐下。
"赤司…这是我哥,清。"
赤司伸出手:"赤司征十郎。"
我回握住少年的手:"你好。"

>>>>
"那,我想降旗君…是知道我们的事了。"
"嗯。"我喝了口茶,拿出平常在工作时和人谈判的语气:"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我不赞成你们的事。"
光没有说话,低著头看著他的饮料,我猜想赤司应该是在底下握住少年的手。
"光是我的家人,我希望他获得幸福…"我看向那个稳重的红发少年:"他是那麼地好…。"
"嗯。"少年打断话:"光树很好。"
"所以我很珍惜他,并重视我和他的关系。"
我看著眼前男孩子的面孔,从语气和态度我知道了这个赤司是真的很在乎我的蠢弟弟,但这还不够。
"以后光可能…不,绝对会被人以异样的眼光对待,你能做到什麼?"
"绝对会被闲言闲语的,什麼都没做就被人否定…"

因为光是我的家人,我希望他幸福。
正因为是家人,我希望他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他如果选择了【这种】生活,他会过的很苦。
其实我本身对同性恋没有什麼反感,只是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亲近的人身旁,就会变得很偏激。
虽然现在社会普遍已开放,但人心还是有种偏见,会有种想把他们拉回正轨的心态,拉回人擅自订下的正道。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自私,我已经强行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了,却还要这样逼问。

红发少年彷佛对我这样的逼问没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轻轻把他们交握的手(忽视了光的愕然)放在桌上:"我不能保证我能做到什麼。"
"但我会尽我所能去为他做到全部。''
光有点别扭地脸颊微红:"我也是,还有如果有人要对赤司做那些莫须有的指责…。"
"我也会为他挺身而出。"

看著杯里漂浮不定的茶梗,轻叹一口气。
我把杯子拿起一饮而尽,对面两个孩子貌似被我的举动吓到。
"啊你们两个是在告白吗这麼害羞的话讲得这麼大义凛然…"
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两手摆动著慌忙解释,赤司大概是觉得青年的反应很好笑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好啦我先走啦,你们慢慢聊。"
"哥你要走了?"光拉住我的手,我忍住对他翻白眼的冲动。
…哥才不想留在这当电灯泡呢。
我揉揉蠢弟弟的头发,还是一样很温暖的发色,如同他的人一样。
或许赤司就是被这样的他给吸引了吧。
"拜啦。"

我走出店门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他们在说话,光脸上带著大大的笑容,赤发男孩脸上也掺点温柔,两个人用手指勾著手。

嘛,他们以后要走的路还很辛苦呢。

他们以后一定得去面对什麼、承受什麼,但看著他俩小心翼翼的勾著对方手指的模样,就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
他们是如此的珍视彼此。

"啊。"我手搭在脑后:"我也好想谈恋爱了啊。"

End

Ps
哥哥选择了祝福。
我也希望赤降能够幸福,可是两个人在一起肯定会受到一些波折。
虽然在同人文里都是很欢乐(?)地被接受了(大家都是现充系列2333)
本来想写点比较现实风格的说,后面清哥哥受不了这对现充於是先走了23333
最后一段也是我的心声啊,真心希望赤降两个孩子可以牵著手走下去。
然后今天是赤降的胜利,太嗨了以至於叔今天一直处於没吃药的状态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