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赤降_513.6˚c (中)


光回来看到我时先愣了一下,伴随著"老哥-!"随即扑上来抱住我。
我揉揉他的头发笑著跟他抱在一团,真的是好久没看到他了。
光变高了,不像当年还有点稚气的表情早已退去,变得有自信多了。
虽然个性依旧傻呼呼的,不过挺可爱的。
爸也刚好到家,在一片和乐的气氛中吃饭感觉很好,我已经很久没跟家人这样坐下来好好吃饭了。

>>>>
"光。"我敲门后推开房门,光坐在地上收拾篮球包里的东西,少年嘟囔著"老哥你也给我一点时间反应啊…"然后他起身将东西放在桌上,顺手将他和红发男孩子的相框压下。
我眯了眯眼,用著一种不是很在意的模样坐在光的床上。
"……"我不知道怎麼开口。
关於我在车站看到他和那位赤司征十郎的事。
很可能当时只是红发少年不小心站不稳才倒向光的,也可能是我眼花了才看错了,但我实在无法拿这些理由搪塞自己。
"怎麼啦?"光歪头看向我。
我扭了扭身子:"…光你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喜欢的女孩子吗?"
"…啊。"光转头收拾东西:"记得啊。"
"…你还喜欢她吗?"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是感激了吧。"
虽然光背对我,但他一定是在微笑,"谢谢她让我遇见了篮球队的大家,还有…嗯,对。"

我搔了搔头发:"那个啊。"
"我今天在车站看到了你。"
光明显整个人顿了一下,转头看我。
"你压下也没用。"我乾脆起身把盖住的相框拾起,余光看见了少年有点茫然的眼神,我继续开口:"你和他一起。"
光闭眼没有说话,嘴唇抿的紧紧的,抓著椅子的手有点颤抖:"哥你…"
"我看到了。"我有点不知道怎麼接下话:"你和他…呃。"
光没有说话,这个样子让我有点烦躁,然后光深吸一口气像是决定了什麼,他看向我的眼睛。

我这时才发现他差不多可以和我平视了,应该有173了?而那个红发男孩子貌似比他高一个头…。

"哥,他是我恋人。"

>>>>
房间有电扇转动的声音,外面还有点风声,可能还有蝉鸣,但我现在什麼都听不到。
我觉得有点站不住脚,我按住了眼前男孩子的肩膀:"光…。"
"我知道!"光突然大喊,随即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哥你接下来要说的我都知道…。"
"我都想清楚了…我也…"
胸腔突然一种莫名的情绪上涌,我出拳打了他,我看著蠢弟弟倒在床边,长长的浏海盖住了他的表情。
"…你在想什麼。"我的声线颤抖地不像话:"你在想什麼啊…"
在我说出了【真恶心】这句话时,光的身体狠狠地颤了一下。
我想到了老妈,她那麼希望我可以找个好女孩在一起,她一定也希望光这麼做。
"你应该去找个可爱的女孩子谈恋爱…而你…"
然后我整个人撞在地上,嘴里开始渗出血味,右脸颊火辣辣地疼。
我反应过来是光也回敬了我一拳,接著他扯起我的衣领。
"我也不想是同性恋啊!"他带著哭腔,接著他低下头:"我也知道你、不、大家可能都觉得很恶心…"

【我也很难受啊。】

那句话清晰地冲撞著我的耳膜,我顿时发觉自己好像错了,但又不知何从说起,我轻轻推开光,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出房间。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