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赤降_友人A(中)

赤司没有听过这首曲子,但这首曲子却跟降旗的感觉很相似。
表演赛,大多数人选择都是华丽富有技巧性的曲子,可以展现自己的技术又不会使气氛过度单调。
但降旗选的这首,《爱的忧伤》相比其他却有点逊色了。
没有复杂的技巧,没有华丽的转音,只有缠绵悠长的琴声。
赤司看著台上那个拉琴的少年,专注的闭上眼倾注一切的模样,感情真挚坦然且琴声渐如人心。
赤司也闭上眼去细细聆听,只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少年练琴的背影。
他忍不住微笑。
一曲终了,奚奚落落的掌声,赤司也预料到了这情况,毕竟降旗选的曲子在这场合不是那麼的'讨好',他看著褐发少年走向前一鞠躬后抬起头的神情。

是那种,无悔的表情,带点满足的情绪。

>>>>

降旗走到后台后,一进到门口就跌坐在地板上,被门口两个工作人员给扶起。
"啊…"少年有点不好意思:"抱歉…。"
"没事没事。"工作人员抬抬手:"这很正常啦,早就看多了。"
降旗稍微收拾一下东西,换回自己原来的衣服后就背著东西走了。
经过镜子前,他心想:还是穿著这样的自己最好啊,比刚刚那个穿著套装还有点笨拙的自己来的好多了。
经过大厅时,他瞥了一眼,然后在倒回来看了一遍,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
是赤司…?
他可以很肯定是赤司,却又不敢相信那是赤司,他在这的话…就代表他刚刚看到了自己的演出了吗?
啊啊啊他站起来了,天啊他还往我这走,啊不会吧真的走到我面前了啊要说什麼啊天气吗还是…
"降旗光树?"赤司看著明显处於慌乱状况中的少年,挥了挥手。
"赤、赤司君你好!"
少年的口音带点清冷:"我刚刚有看到你的表演。"
"…啊、啊是哦,那、你觉得咧。"
"虽然你看起来挺平凡的…"赤司本来想说【不起眼】,但看到对方满眼的期待还是改口:"但你刚刚表现挺不错的。"
"…啊。"降旗脸颊微烫,他伸手摸了摸耳边的碎发:"谢、谢谢,我很开心。"
他注意到自己对一个同性脸红,心跳又有点克制不住的加快。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赤司是微低头看著降旗,他看著青年一路丰富的表情变化只觉得好笑。
他真是毫不掩饰。
"嗯,就这样,再见。"赤司微微点头,迈步就走。

>>>>

"那、那个,等一下!"
自己的手被拉住,赤司转头看向一脸慌忙的降旗,他好整以暇的抽回手:"还有事?"
"…嗯,那个赤司君。"降旗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麼决定一样。
"或、或许对你来说,我只是黑子的队友,就像是那种…"少年带著有点黯淡的口吻开口:"友人A之类的…"
"但,希望你别这样看我,我是降旗光树,球衣是12号!"
赤司有点无语又有点惊讶看著降旗犹如宣示般后讲完话,他无奈的开口:"我知道。"
"我从未把任何一个人当成友人A这样的角色看过。"
"这样啊…"降旗有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脸颊,还有点烫。

这时,突然有两个小女孩,其中一个手上捧著一束花,有点怯生生的看著降旗:"大哥哥…"
"嗯…?"降旗蹲下身来,好让自己和两个小女孩平视:"怎麼了?"
"这、这个。"小女孩有点害羞的把花递了出去:"送你的…"
另一个小女孩则开口:"大哥哥我们可是找你好久,还以为你走了!"
降旗有点受若惊宠的看著花,嘴角扬起:"谢谢!"
赤司在一旁看著降旗和小女孩的互动,可能是被气氛感染,他也微微笑著。

阳光渲染在青年身上,好似电影画面。
小女孩举起小手:"听了你的音乐,我、很感动。"小小的手掌像是抓住了什麼:"我以后也想成为你这样的音乐家!"
"…我不是什麼音乐家啦。"降旗摸摸小女孩的头:"你一定可以的,加油哦。"
小女孩们跳跳跑跑的走了,降旗顺著她们离开的方向挥手。
"你挺会和小孩子相处的。"
降旗看著赤司,有点腼腆的笑了:"嘛,小孩子挺可爱的…。"
赤司看著这样的降旗心里想著,今天有来,还算值了?

至少他瞥见了降旗不同的一面。

Ps我要回覆回覆回覆啊啊啊啊啊((跑圈中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