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赤降_友人A(上)

*灵感来自四月是你的谎言
*巨巨拉琴不稀奇,让我们来看看小降旗奋力拉出生命的乐章吧!(被揍
*嘛,是短篇,大家勉强凑合看看……(逃跑

降旗光树是透过黑子哲也认识赤司征十郎的。
从初次见面那个不是很好的印象,再加上比赛中又再一次碰上。
在一次聚会中,欢乐和气的氛围,他就看到那个红发少年带著从容不迫的神情坐了下来。
他自认为是个平凡小众,看到这样杰出的人,还是忍不住揉了揉眼好能在看清楚对方的容颜。
等看得够清楚后,他发现,他真是个太过於耀眼的人,他需要迈步向前奔跑,才能接近一点。
虽然有点俗套,有点庸俗,像三流小说的爱情故事的开头,但他还是不可置信的确认了一件事。

他的目光在也移不开这个人了。

>>>>

降旗穿著正装,靠在墙上深呼吸。
今天是县内音乐发表会,他也是参赛者之一,他低头听著其他人的脚步声,试著让自己别那麼紧张。
用手指轻轻摩擦了因为长时间练习而留下的茧,上头还有些细不可见的伤痕。
降旗一直认为自己还在'旅途'上,这些都是少年对音乐的虔诚,对小提琴的热爱而留下的路标。
他看著在自己号码前的一位女孩走出准备室,女孩脚步轻快,飘扬的发丝勾住了青年的思绪。
啊,很自信的笑容。
降旗彷佛也被感染,心中也多了点勇气。
他拿起身旁的小提琴,像对待婴儿般温柔抬起,最后放到身侧。

>>>>

赤司征十郎对降旗印象不是很深,他甚至不太记得对方的名字只记得那个褐发少年瑟瑟发抖的模样。
以及平地摔,姿势一百。
哦还有,在聚会时明明一溜烟跑到离他最远的座位却又带点小动物般试探的举动,欲言又止的表情。
前几天回来东京时,刚好看到了这边即将有一个音乐发表会,他也抽空去看了看,当个称职的观众。
只是在出场名单时看到了青年的名字,他还有点不可置信的挑了挑眉。
真看不出来啊。
也许是知道会有个'熟人'站在那打满聚光灯的舞台上拉琴,赤司心情有点…难以言喻。
降旗的出场排序算中后部份,赤司看著名单上青年的名字,轻轻念出他的名字。
降旗光树。
很普通,但他想他可以记住了。
随著掌声结束,在他看到降旗出场时僵硬的机器人走姿后他更确信了,同时他也在心中莫名的舒了一口气。
…幸好他没有再一次平地摔。

>>>>

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当青年踏上木质地板还是按耐不住心脏愈发愈大声的跳动。
他就是知道自己一定会很紧张,所以这次演出的事除了家人之外,他连个朋友都没说。
黑子的肯定是不动声色的传播讯息,火神说不定会以为这像篮球赛一样热血举了个'阿降fighting--!!'的布条来。
用著不自然的姿态走到了舞台中央,他看了琴师调整了座椅后坐下,他俩对看了一眼,降旗将棕色的乐器放到了肩上。

他不知道的事,是他一直默默注视的人,此刻正坐在台下看著他。

>>>>

还挺有气势的,特别是将小提琴放上肩头的模样,看的出来这个动作早已经历无数次,彷佛成为青年身体的一部份那样自然,而且表情也变得柔和点了。
可以稍微期待了,不枉费他等了这麼久,赤司翻开曲目单。
降旗要表演的曲目,名为《爱的忧伤》。
赤司微微眯起了眼。

Ps为什麼是上呢!因为愚蠢的叔叔我以为可以一章搞定,原来是太小看我了(飞踢
颠沛流离的番外进行中…我没忘哈哈,如果小夥伴也没忘的话>3<
其实我满喜欢赤降未交往前,这种莫名的互相吸引的感觉 ////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