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汪汪汪

太中-青梅竹马

*(防雷注意)中也性转,是太中♀

*恋人未满

 

>>>> 

太宰治从小到大最没辄的就是中原中也。

 

当他们还是小萝卜头的年纪时,小太宰治在家里闲着无聊拿着绳子玩耍时就瞥见新邻居正大包小包的搬进新家,他注意到那是个非常优雅的橘发美人,小眼珠一转就看见被牵着的橘发小女孩,太宰治那时年纪还太小不懂这份悸动是什么,只觉得她长真好看,我要把她带回家。

于是小太宰治就垫着脚尖翻过墙到了邻家门口,当小中原中也看着眼前小男孩深情款款的殉情告白,只觉得这个人脑子有洞,可惜了这张好看的脸蛋。然后小太宰治就收到软软的拳头一枚,力道不重的打在脸上, å¯èƒ½é¡ºé“也打在心脏上了小太宰治当时只觉得小中原中也真漂亮。

 

中学时期迎来了的是躁动的青春期,已经退去些稚嫩带些成熟的太宰治是每个女孩梦里的白马王子,殊不知她们的白马王子每天早上打着哈欠,只差翻白眼没骨头似的靠在脚踏车上等自己的青梅竹马上学,太宰治睁了睁眼的瞬间就看见橘色的一小点往他这冲,太宰治被这么一撞差点往地上倒,但身体反应倒是比大脑反应快似,他还不忘记揽住中原中也防止她也倒在地上,另一手则是去扯女孩早上刚绑好的马尾说:中也又睡过头了妳个懒虫!

啊你不要碰我头发!中原中也气鼓鼓的拍开太宰治手指:我早上才刚绑好!

 

太宰治当然也在男生群中听过他们口中的中原中也是多么夺目,在女孩子费尽心力打扮的年纪,她也只是简单绑个马尾,露出白皙干净的脖颈线条,太宰治眼珠一转,他怎么只记得小学时他俩抢中原中也妈妈刚做好的点心,中原中也将他从椅子挤下去的事情,这小女孩只有脸好看而已,实际上凶巴巴的!你们不要被她的脸给骗了!太宰治气呼呼地想着。

 

 

高中时两人读了不同学校,太宰治欢天喜地的冲向阳台,拿几个手边小石子丢向对面窗台,直到中原中也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拉开窗帘,太宰治夸装的做着嘴型说:以后不用接妳这个懒惰虫上学啦小矮子。结果是收到女孩的一个中指跟被大力拉上的窗帘,太宰治努努嘴心想,她真不可爱,女孩子怎么可以乱比中指,学校遇见的女孩都比中也温柔一百倍啦。

只有小时候比较可爱一点而已。

 

经过一学期后,太宰治不怎么想承认但也得无可奈何的发觉,少了那个小矮子的学校生活变得很无趣,没有人下课会拉着他耳朵说去超市买东西,也没有人便当可以让他顺手牵羊,甚至那些他觉得温柔可人的女孩们也少了点什么。

 

啊,难不成我是个M?喜欢给中也打?太宰治表情夸张地抱着自己,坐在隔壁的国木田独步看到后皱着眉在手帐上写下:不要变成恶心的人。

 

过几天和织田作和安吾在学生办公室吃午餐时,安吾拿着手帕擦嘴时说:太宰你知道有个转学生要过来吗?

不知道。

你不知道?安吾将吃完的便当盒上,我记得她是你青梅竹马。

织田作恍然大悟:啊那个中原阿?

 

有转学生要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有一个漂亮的转学生要过来就是个大事了,太宰治听到隔壁班男生抱头痛哭的说转学生真漂亮啊但感觉好难接近,太宰治步伐快速地往天台走。

 

拉开大门,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坐在地上吃着便当,中原中也穿的还是上一所学校的制服,红色的制服外套加上绿色格纹短裙,太宰治皱了皱眉,他之前觉得没很好看怎么穿在中原中也身上就格外迷人呢。

 

好吧,相比过去,他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一直很好看,但现在的中原中也除了漂亮又多了股性感的氛围,不论是柔顺的橘发,纤瘦的脖颈以及太宰治目测(加上实测而得到的爆打)D罩杯,和身高不同的修长双腿,还有一双似海的蓝眼睛。

 

太宰治走过去坐下,直接拉过中原中也拿着筷子的手,张嘴将鸡蛋烧给吃掉。

“你个浑蛋那是我的!”

“中也怎么没跟我說妳要来的事情。”

“哦。”女孩撇开目光:”不需要跟你说吧。”

太宰治不高兴了,他一把将中原中也扯进怀里,女孩大叫着便当要掉了时感到太宰治靠在她肩上蹭来蹭去的。

“...其实我是想给你个惊喜啦。”太宰治抬头就看到中原中也亮晶晶的眼睛:”怎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啊,这片海里有星星。

“嗯嗯嗯超级惊喜超级意外的。”

中原中也有些抱怨的语气说你根本在敷衍我,太宰治緩緩收紧抱住中原中也的双臂心想:看來我得好好抓紧妳这个意外了啊。

 

 

 

>>>> 

唉太中♀超好吃的,来和我尬脑洞啊(裸奔.jpg

只可惜好像很少人萌只好用着破烂的日文能力孤零零地吃着p站太中♀粮食


現在才看到伊藤太太的喜歡!

我 æˆ‘ æˆ‘ (跳樓

我怎麼這麼晚才看到!心臟受到一百點爆擊!!

太中-not running away from me

首领宰x干部中

推薦BGM: no running from me

一種中被宰(各種方面)吃的死死的感覺(・_・;

 

 

>>>> 

中原中也站在木雕花纹的大门前,他有些烦躁地拿下头上的蓝色绅士帽,这顶是他最近的新欢,虽然在戴上的第一天,太宰治就在会议上变着花样耍着词藻数落一番他的穿着及帽子,中原中也忍着将人按在椅子上打一顿的冲动还是完美的结束报告。

这个时间将自己叫去办公室又是想羞辱他一番,自家首领很常变着不同的花样自杀,同样的也耍着不同的把戏在他身上,中原中也将帽子按在胸前,敲了门后推开大门,就看见太宰治翘着腿摆在桌上,指尖夹着几张报告,看见中原中也出现后倒是弯了眼眉喊了声:”中也。”

 

中原中也在心里啧了一声,他不怎么喜欢太宰治叫他名子的语调,像是调情,也像是真心诚意似的,他微微低首:”首领,有什么吩咐吗。”

“这份报告有些问题呢。”太宰治招招手示意中原中也走过来:”来检查?”

中原中也走向桌前,却看见自家首领意思是要他绕过桌到他旁边,太宰治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家干部一脸有气却无法发作的样子就觉得..可爱。

中原中也身上是酒红衬衫加上深蓝马甲,这两件普通的衣着让他的腰身看上去更迷人,深蓝西装裤包裹着修长的腿骨,太宰治看着他侧着脸,甚至有些嘟嘴(其实是在嘟囔着抱怨),绅士帽被放置在一旁,微弯的发尾像是藤蔓般攀在他的肩头,看上去像是一幅画。

 

不得不说中原中也是真的好看,太宰治撑着下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伸手,中原中也只感到一瞬间被扯过去,腰间附上一只大手,转头就看见首领笑咪咪的温顺眼眉,太宰治在他要开口说些什么前打断:”坐着方便些。”他指了指中原中也手中的纸张:”继续检查。”

 

这样可以算是职场性骚扰吗?中原中也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平复心情抱着”赶快检查完赶快离开闪人”的心态继续看着纸上的数据,太宰治看着怀中美人,附在腰上的手指开始一圈一圈的画着中原中也腰骨上的布料,啊,被瞪了,太宰治甚至变本加厉地将头也放在中原中也的肩上,半响开口:”换洗发乳了?”

”嗯。”

”我比较喜欢之前那个,不过这个也不错。”

”喔。”

”谁叫我喜欢用这个洗发乳的主人嘛。”

“嗯。”

三秒过后中原中也转过来看向太宰治,首领还是一副笑咪咪的模样,哎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脸红呢,平常都是被气的,现在是因为告白而脸红的。

 

 

>>>> 

后续

 

掩饰害羞的中也将报告塞进了太宰嘴里。

“你不准看我!”

“@#$%%!!!&&*%$”

 

>>>> 

本来是想开个办公室play的车…奈何打着打着卻(跳窗.jpg

太中-对我而言,可爱的他

“中也!”

我看见中原中也在高速下降中,诡异的往我方向望了一眼,这也是难怪,毕竟我突然出现在我不应该在的地方,我冲上前揽住那个瘦小的人,重力加速度下,我和中也几乎是一起滚在了地上,我的意识被震得稍微模糊了一阵,随即龇牙裂嘴的带起怀里的人,中也几乎也是昏了过去,胸膛微微的起伏显示他挣扎的呼吸着,我右手臂被他抓着,我悠悠叹了口气,将人往背上一放。

 

我在中也的暗袋里拿出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就看见中也养的那只黑猫咪本来躺在地上舔着自己的爪子,一看见自己主人惨兮兮的样子,由著另一个同样惨兮兮的人背了进来,黑猫像是瞬间跳了起来,我看见那个黑色物体快速地跳上了沙发,瞪大了眼睛看着主人被抱进房间。

我转了转眼想,那只猫戒备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每次那只猫看见我的时候都是在夜晚,我溜进中也家想给他搞个事情,像是在他脸上作画,将他柜子里价值连城的高级货换成超市的廉价红酒,偶而心血来潮,我会低下身,手指勾起他头发玩玩,然后再给他一个吻,祝我的老搭档一夜好眠。

 

我转身进入浴室,用好了温度适宜的毛巾,顺便用了温水还热了牛奶,那只黑猫这时就溜进房间,踩着小小的步伐踏上了床铺,伸出舌头舔了舔主人尚未恢复意识的脸颊,我吹了一声口哨,将温牛奶放在小猫的碗里,黑猫见状也跳下床。

“脏死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拿毛巾擦干中也脸上的血渍,中也被我的大动作弄得整个小脸皱在一起,我忍不住笑了,我起身解开他马甲扣子,再来衬衫,裤子一一被我脱下,我稍微检查了没有需要处理的伤口,顺便好心的帮中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于我好心帮中也做了这么多事却没有回报,我在衣柜搜了很久才找到我之前留下的衬衫,我帮中也穿上了那件衬衫(没有裤子,我故意的)中也看起来还要睡很久,他皱了皱鼻尖,我倒是撑着下巴看着他在睡梦中一些小动作觉得很…可爱。

 

我肯定是被门板给夹脑袋了,竟然觉得那个处处跟我作对,一点品味也没有的帽架可爱,他可爱什么?笑起来时微微露出的虎牙?神采奕奕的眼睛?还是思考事情时会抿住下唇的样子?和我吵到脸颊都红的样子?喝醉也不忘叫我名字的模样?

哦,我闭上了眼,这个样子,不就像是我爱上他了吗。

“一定是被门板给夹住了…”我喃喃自语,不自觉摸上了中也的脸。

 

中也养的那只猫还在门外躺着玩耍,我也知道中也还要睡上一阵子,即使如此我还是爬上床抱着那个小小的人,道:”快醒来吧,中也。”

 

>>用着轻松的心情打完,自认为是个甜饼,祝大家假期愉快! ç„¶åŽ,有人会想看中中视角吗?


太中_小习惯

世界是有规律性的,像夜晚在横滨总会看见的月亮,像秋天入水时被捞起总会感冒,像每天不定时挨国木田的骂,像沉迷上安眠药的味道,像每个月总有几天的失眠。

我正迎来这一个月固定的失眠,在久违见到中原中也之后。

我用手臂遮着双眼横躺在床上,夜晚很安静,我还能听见自己心脏平稳的跳动声。

中也还是如记忆中没变,四年来我可以说是没想过他,甚至也不曾绕去他家,但见到人的瞬间,我想我还是输了。

我可以欺骗自己的想法,但身体上有些想念却是无法遏制的,像是深入骨髓, å°å…¥è¡€è„‰ä¼¼ã€‚

见到他的时候,我是想走向前将人抱进怀里的。

 

我从床上坐起,脱下睡衣换上了衬衫,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我蹲下将鞋带绑好,锁门离开。

我轻车熟路的走来他的公寓,不得不说身体记忆是很牢靠的,我蹲下身在地毯跟小盆栽处之中翻出个钥匙,我在心里轻笑他的习惯,轻手轻脚转开大门。

屋子里没有开灯,但看到桌上的高脚杯还残留些酒香,我拿起酒杯闻到的是葡萄香味。

中也习惯在睡前小喝一杯,不论有没有吃饭。

我放慢脚步走到卧室门口,尽量小声地转开门把。

他整个人缩成一团,中原中也穿着睡衣抱着毯子,已经睡着了。

我实在是很想笑,笑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睡觉习惯抓着一个东西,笑他睡觉的姿势,笑他还是没有变的习惯。

我走近他,捞起发尾玩弄,中也果不其然的被我弄醒了。

我正想开口嘲讽他的危机意识,中也只是皱着眉头说:….太宰。

还是肯定句。

反倒是我愣住了,中也这时才睁开眼睛,抱着毯子坐了起来:又睡不着了?

我点点头,我心里是有些慌乱的,中也应该才是那个刚醒来还带点睡意的人,我却觉得我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中也往床另一边挪空出一些空间,我见机赶紧掀开水蓝色的被子(这实在是很小孩子的样式,上面还有小动物图案)躺了进去。

中也侧头躺下,我也转身面向他,我用手卷成一个圈压低声线说话:你怎么知道是我?

也只有你怎么没礼貌吧。

再说了。我看见中也额前的刘海散落下来,我伸手拨开,看见的是一片海,是他的眼睛,他睁了睁眼说:失眠你干嘛不早点来找我?

我觉得有些好笑,将手放在他脸颊:你不把我赶出去啊?

中也啧了一声,他把怀里的毯子拿起来糊我一脸。

我听到中也的声音低低传了过来。

就算是那样,我哪一次拒绝过你的?



後續?有人想看?(頂鍋蓋逃走


strange magic (車)

http://www.jianshu.com/p/f259995e3a34


簡書連結

上次破胎忘記補,幸虧有天使私信求補檔

放簡書 æ‡‰è©²ä¸æœƒå†çˆ†èƒŽäº†?

呃

今晚(大概、可能)開輛女裝跑車

正當我心如止水的打開作業
構圖卻突然在我腦中徐徐浮現

太中_come and find me.

我后悔来这场聚会了。

中原中也,我过去的搭档,现在正坐在我腿上,发着酒疯。

我一边要注意他左手拿着的酒杯是否会被泼在我衬衫上,一边注意他右手挥着拳头是不是会一不注意就往我明天比今天帅气的脸上一拳,一边想着要不要把他丢在地上,旁边还坐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后辈。

中也这顶帽子也才喝了两杯,两小杯,就突然站起来,豪迈地将他的外套脱了,我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开始扯着马甲扣子,啧了一声将他扯了过来。

中原中也跌在我怀中,接着意识不清的拉(准确来说是扯)下我胸前的宝石,一双让我沉迷已久的蓝眼睛盯着我说:...太宰?

闻言我忍不住挑起眉毛,本来已经做好被打一拳的身体稍微松懈下来:是啊。

中也听到回答后突然笑了一下,嘴角微扬眼角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不可否认的是我确实被迷惑到了,我看见他蓝眼睛中倒映的自己像是见到心上人慌乱到手脚不知摆哪的初中小鬼头。

...这可不是好现象。

酒保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另一个男人怀中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又将一杯调好的酒水放在桌前。

我怀中的帽子又气势高昂地大喊:再来一杯!中原中也大有滑下去的趋势,我不得不握住他的腰身才好让他不至于跌在地上。

手感挺好的,我也大大方方地将手放在中也的腰上,一边感叹这人骨架是如此的小巧,一边接受旁边敦君惊讶混杂了然的表情。

我大概可以预想明天侦探社众人的反应了。

中也举手说还要一杯,我收紧握着腰身的手在他耳边说好了别再喝了,中原中也像是瞪了我一眼(不知道是因为我在他耳旁说话还是我不准他再喝酒),他拍掉我放在腰身的手,坐在我怀中手插腰气势十足的抬头:你管我?

哇喔厉害了我的中也,你发起酒疯有这么可爱啊?

估计他也不记得今晚的事,我伸手点了他微红的脸颊:我就是管你,咬我啊?

天地良心证明,我只是想说话调戏他,没想到中也真的咬上来了,他抓着我领口将我扯下身,像猫儿一样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

我听见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开似的,流出名为情感的鲜血,沿着血路蔓延至全身。

中也咬完后笑嘻嘻的放开我,他挣脱出我怀中(我还扶了摇摇晃晃的他一把,这酒鬼),他拿起放在吧台上的外套,我啧了一声拿起那件被他嫌弃已久的风衣不由分说的套在他身上,牵起中也的手腕。

“太宰先生你们….要去哪?”敦君旁边的是已经醉倒在桌面上的芥川君,小年轻像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用着寻求的眼光看着我这个前辈。

“带他回家,敦君你也好好带芥川回家啊〜”

我欢快的带上酒吧的大门,将敦君的求救声(听起来像是被罗生门给咬了一口)给关上。




所以说,有人想看后续吗?后续大致就是宰带中回家的路上(一个社会主义普照的微笑


求糧

誰來寫二戰過後的赤降給我看(煙


巨巨是將軍,降降是大富人家的少爺


兩人不經意的認識。。。。(dog


快!!!!!!誰來寫給我看!!!!(捶地


占tag!!!只有一點點不好意思哦!!(爆笑


Ps我快餓死了(其實我很想看這種戰爭題材的赤降啊。。。。。。但好少人寫。。。。。


赤降_大雨滂沱

门口有人。

这当然不是降旗光树有特异功能,是门铃响起他才知道。

青年放下怀中的小猫,小东西呜咽了一声,甩甩尾巴踏着小步蜷缩在毛毯。

降旗光裸的脚跟没有穿任何保暖的东西,在这样下着大雨包含冷风的温度实在是有点冷。

青年打开门时,看见的是即使撑着伞也免不了被淋的一身湿的红发男人。

「雨好大。」男人见到降旗时嘴边带过笑意,青年全身上下都是暖融的色调,连同他的人所散发的氛围都是温暖的。

「啊,是啊。」降旗瞥向自己挂在窗外的白色透明雨伞,地上已经有一片小水渍,那是他今天早上发现冰箱已经没有牛奶,而小猫又不断蹭在他的脚边,他才撑着伞出门买的。

雨什么时候这么大的呢。

他盯着赤司还在滴水的衬衫,男人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下拿在手上,青年突然想起屋里还有在煮的热水。

「总之,先进来吧。」


>>>>

趁着赤司洗澡时,降旗已经用热水冲好了一壶茶,这样赤司出来时也可以顺便暖暖身子。

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降旗身旁,青年抚摸小猫柔软的后颈,小猫也挺温顺趴在降旗的怀里。

所以等赤司擦着头发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

一猫一狗…不,一猫一人。

接着赤司有点不满的从后面圈住降旗,小东西意识到自家主人正被外人抱着,也颇为不高兴的喵了一声。

「赤司。」降旗扬起头,靠在男人胸膛上,赤司此时就像他家那只爱撒娇的小猫,蹭着他的肩头。

「别告诉我你在吃一只小猫的醋。」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亲了一口青年略为苍白的肌肤,位置落在敏感的肩膀,降旗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接着嘴唇缓慢移上,赤司在他耳边低喃:「是又如何。」

降旗感受男人细细亲吻他的发丝,然后青年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站起:「我想起来了!」

赤司有点不满刚刚的气氛被打乱,但看在恋人因为冷而红润的脸颊…,有点可爱。

「怎么了?」


>>>>

他们的关系已经走了四年。

四年来说,不长不短,过程有开心,有误会,有吵架,有互相坦白,有不成熟的地方。

但降旗很享受这一切。

享受赤司牵他的手,享受他带他去的任何地方,享受被赤司照顾,享受和赤司相处时的自己。

两个人在一起,互相成长互相守候,这些是没有赤司就没办法组成的部分。

降旗兴致勃勃给赤司看他在网路看到的东西。

「你想去海滩?」

「是啊,可以看到海,还可以看到海鸥!」

赤司无语的摸摸小狗的头,海边的话…一定可以看到这些的啊?

但是降旗一直很想去海边,当然是跟他一起,赤司自恋的想了想,开口:「等天气好点我们就去。」

「嗯!」降旗开心的点点头,转身进厨房:「那我煮点热的给你吃。」

赤司应了一声回到客厅,刚刚被冷落的小猫看到他回来时喵了一声。

宣示主权。

赤司无奈的垂眼看着小猫,勾勾手指示意小猫过来。

小猫迟疑的踏着小步过来,赤司摸了摸小猫的头。

小动物就这么享受赤司手指的抚摸而露出满足的表情,赤司心想降旗平时一定很宠它。

所以当降旗端着刚煮好热腾腾的汤出来时,也是看到赤司和小猫和乐相处的画面。

「你们挺好的啊。」降旗边摆碗筷边说话,小猫这时早已跑来蹭着降旗的裤角,青年微笑把小猫举起,亲昵的蹭了小动物的鼻子。

赤司此时也站起,他站在降旗身旁,在他脸颊留下一个干燥的亲吻。

「我开动了。」


>>>>

天气放晴时,他们就去了海边,赤司事先预定了民宿,特别选了靠海的房间。

空气布满湿度,深吸一口气都是盐的香气,赤司牵着降旗的手到外面的凉椅坐下。

青年满脸兴奋地看着一望无际的地平线,赤司早已安排侍者在小圆桌中间放着大片红色波斯菊以及一瓶白葡萄酒。

降旗讨厌苦味,于是赤司总是准备这种尝起来带点甜味的水果酒。

他趁着青年享受海风时将酒杯装满,递给降旗:「这么喜欢?」

「嗯。」降旗回他一个微笑:「很喜欢。」

降旗在他面前总是会这样,笑的很不自觉,很灿烂。

这让男人想倾尽一切,只为这笑容。

一阵微风袭来,吹起降旗的发稍,连同桌上的布角,花朵也被吹走几只,被飞来的海鸥给叼走。

赤司突然觉得这样的光景很美。

降旗其实长得很普通,没什么特点,甚至有点胆小怕生,偶尔健忘。

但他总是全心全意的听他说话,牵他的手也透着专注,察觉他不喜欢吃什么,准备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想逗他开心。

也许赤司起初还不懂,觉得没什么,但他从来没发现他是如此享受跟降旗在一起的自己。

他在降旗面前可以显露真实的自己,因为对方不论自己是什么样子都接受,甚至信任这样的自己。

亲吻自己喜欢的人需要具备什么?

一个冲动吧,还有对方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的样子。

赤司几乎是反射动作的倾身去亲吻降旗,青年涨红了整张脸:「…这么突然,也说一声吧。」

海的味道席卷了整个鼻腔,而赤司的嘴角残留的是降旗嘴里的香甜的白葡萄酒味。


>>>>

这个梅雨季仿佛特别长。

降旗站在窗前看着被大雨淹没的城市,暗暗庆幸他们两天的海边旅行一直是晴天。

「别说这个了,衣服都没干呢。」

「…那你别总来我家洗澡啊真是。」降旗转身才看见男人滴着水的发稍,伸手拿对方披在肩上的毛巾:「头发都还没干啦!小心感冒。」

赤司半眯着眼看降旗帮他擦头发,顺口亲了青年纤瘦的手腕。

此时他挺享受降旗的照顾,赤司后来想想,他算是栽在降旗手上了吧?本以为是他保护降旗,原来是他一直被降旗守候。

赤司看着降旗的眼睛说话:「我会全心全意的,喜欢你。」

被突如其来的坦白给吓到,赤司总是很直接表达他的心意,降旗下意识低头不去注视赤司的眼睛。

他低下头,轻轻握住赤司的手,嗫嚅道:「我也是。」

指尖被慢慢紧握。


窗外放晴的日子,也不远了。